<noframes id="hhz93"><form id="hhz93"></form>

      <listing id="hhz93"><th id="hhz93"></th></listing>
          <meter id="hhz93"><noframes id="hhz93">
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hhz93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hz93"></ruby>
              爱小说

              第百十八回唐太宗统军挂帅 沈法兴丧计身亡

              小说:大隋天宝传 作者:东侯三省 更新时间:2021-01-02 16:09
              爱小说(www.penneysteamersandvacuum.com)开通手机站了,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.ixs.cc 进行阅读,效果更好哦!
                诗曰:
                纵有神龙起沧海,难赋豪情祭乌台。
                恶奴群起吠尧舜,万民齐声叹良才。
                誓将寸管化长剑,杀尽世间狼与豺。
                他年若有凯旋日,是我卷土又重来。
                话说李元霸连吃败仗,消息传到太原,李渊颇为焦急。李世民得知此事,召集心腹谋臣褚遂良、萧瑀商议。这褚遂良出身河南褚氏,弘文馆学士褚亮之子,博学多才,精通文史。隋末时期,追随西秦霸王薛举,担任通事舍人。后来薛举战死,归顺李世民,得到重用。经李世民推荐,历任谏议大夫、黄门侍郎,累迁中书令,执掌朝政大权。那萧瑀也非是腐儒书生,出身兰陵萧氏南梁房,梁明帝萧岿第七子,隋世祖明皇帝萧皇后同母弟。其人孝顺好佛,闻名天下。爱好读书学习,工于书法。刚正不阿,光明磊落,初封新安郡王。西梁灭亡后,进入隋都长安,拜内史侍郎。直言进谏隋世祖,贬为河池太守。此事被李世民知道,秘密收为部下。
                当下李世民问计于二人,褚遂良说道:“单以统兵而论,赵王比主公如何?”李世民说道:“平心而论,吾胜三弟者多也。”褚遂良说道:“臣听说:古往今来做大事的人不会谦让。想那樊哙,一个屠狗的莽汉罢了。此人都晓得的事,莫非主公不晓得么?”萧瑀闻言,附和道:“主公听我一言:您是一个有本事的人,唐王得以起兵,九成是您的功劳。现在您如果沉默不言,太子就会得到机会。如今四爷和太子乃是一党,赵王的态度还不明了,您与其等待别人和您谦让,还不如自己请缨挂帅,赌上一把。”李世民闻言说道:“二位此言差矣,我曾经和薛举交战,几乎丧命。辛世雄的兵法远在薛举之上,我只怕不是他的对手。”褚遂良说道:“主公,你如果因为害怕而不去做一件事,那么天下有什么事比造反更让人害怕呢?”李世民闻言大喜,亲入大殿,谓李渊道:“父王,孩儿听说三弟在前线大败,不知道是否属实?”李渊闻言,长叹一声,说道:“世民啊,元霸不听张士贵的建议,所以才有今天,为父又能怎么办呢?”李世民说道:“父王,孩儿听说:不为则不为,若为则尽之。现在我们起兵反隋,杨广已经知道了。当初有人说:十八子,定成王。杨广大怒,要杀掉天下所有姓李的。您亲眼看到李浑一家了三十二口人的惨剧,于是对他说:老臣每日纵情歌酒,不知道太原有多少公文,请皇上责罚。他表面上相信您,私下里居然改官制,增设殿内省,与之前已经存在的的尚书省、门下省、内史省、秘书省共同成为五省。还增置谒者、司隶二台。分太府寺为少府监。改内侍省为长秋监,国子学为国子监,将作寺为将作监,并都水监,总为五监。又改左右卫为左右翊卫,左右备身为左右骑卫。只有左右武卫依旧名。改领军为左右屯卫,加置左右御。改左右武候为左右候卫。是为十二卫。又改领左右府为左右备身府,左右监门依旧名,共同组成十六府。连那个时候他都这样提防您,更不要说现在了。我听说您想偏安一隅,这更是不可以的。我们的西面是处罗可汗、驸马张曐、公主杨妙可,东面是辛世雄。这些人都是强悍的将军,您待在太原这样的咽喉腹地,却打算和陈霸先一样,又怎么会心想事成呢?”李渊表示赞同,说道:“你小的时候用泥土堆城墙,算命的人说你有大将之才,可以济世安民。于是我给你取名‘李世民’。现在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我会把全部的十万人交给你,代替元霸挂帅,你一定要打败辛世雄啊。”李世民大喜,扣头谢恩。正是:
                三径寒松含露泣,半窗残烛带风吟。
                良操美德千秋在,亮节高风万古存。
                试看旌旗蔽日,策马扬鞭,怎样风景?但见:
                兵分九队,旗列五方。绿沉枪、点钢枪、鸦角枪,布遍野光芒;青龙刀、偃月刀、雁翎刀,生满天杀气。雀画弓、铁胎弓、宝雕弓,对插飞鱼袋内;射虎箭、狼牙箭、柳叶箭,齐攒狮子壶中。桦车弩、漆抹弩、脚登弩,排满前军;开山斧、偃月斧、宣花斧,紧随中队。竹节鞭、虎眼鞭、水磨鞭,齐悬在肘上;流星锤、鸡心锤、飞抓锤,各带在身边。方天戟,豹尾翩翻;丈八矛,珠缠错落。龙文剑掣一汪秋水,虎头牌画几缕春云。先锋猛勇,领拔山开路之精兵;元帅英雄,统喝水断桥之壮士。左统军,右统军,恢弘胆略;远哨马,近哨马,驰骋威风。震天鼙鼓摇山岳,映日
                旌旗避鬼神。
                且说李世民率领十万人马,浩浩荡荡,来到潼关前线,会和李元霸,共同对付辛世雄。辛世雄听说李世民亲自统兵,谓左右道:“李世民何许人也?”左右说道:“尝听人言:观李世民发迹多奇,聪明神武。拔人物则不私于党,负志业则咸尽其才。终平泰阶,谅由斯道。尝试论之:础润云兴,虫鸣螽跃。虽尧、舜之圣,不能用檮杌、穷奇而治平;伊、吕之贤,不能为夏桀、殷辛而昌盛。君臣之际,遭遇斯难,以至抉目剖心,虫流筋擢,良由遭值之异也。以房、魏之智,不逾于丘、轲,遂能尊主庇民者,遭时也。况周发、周成之世袭,我有遗妍;较汉文、汉武之恢弘,彼多惭德。迹其听断不惑,从善如流,千载可称,一人而已!”辛世雄闻言,长叹一声,说道:“甚矣,至治之君不世出也!禹有天下,传十有六王,而少康有中兴之业。汤有天下,传二十八王,而其甚盛者,号称三宗。武王有天下,传三十六王,而成康之治与昭宣之功,其余无所称焉。虽《诗》《书》所载,时有阙略,然三代千有七百余年,传七十余君,其卓然著见于后世者,此六七君而已。呜呼,可谓难得也!吾观陛下并先帝,非无功业者。奈何其人气狭,不复可谓李世民者也。”是以辛世雄大战未开,已知必败。
                话表李世民来到潼关,下令大军后退三十里。元霸大惊,说道:“大战未开,今日后撤拔营,何也?”李世民说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!”众人无奈,只能后撤。辛世雄见了,颇为不解。又担心是李世民的计谋,不敢出战。李世民撤军之后,依山傍水,安营扎寨,谓李元霸道:“三弟勇冠三军,现在有个大事,只有你才能办到。”李元霸问道:“什么大事?”李世民说道:“辛世雄武艺虽然不能和你想比,但是他智谋过人,你不能和他对战。但是我现在故布疑阵,他也不敢贸然向我进攻。这个时候就需要你率领大军进攻长安,这就是兵法上说的‘围魏救赵’之计。”李元霸见说,大喜道:“二哥,你只管放心,我这就去攻打长安。”李世民说道:“元霸,你不要着急。长安是一座坚城,你此去不可以带大队人马,否则就会被辛世雄察觉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李元霸说道:“二哥,你不用管这个,我此不去不消一时半刻,想来两日之内,你等我捷报就是。”李世民大喜道:“三弟,我大唐的江山,就靠你这一对擂鼓瓮金锤了。”元霸接令而去。正是:
                铜铸金镛振纪纲,声传海外播戎羌。
                马援自是功劳大,铁笛无烦说子房。
                那李元霸此去,来到长安,吓得满城人马哭声一片。隋军晓得李元霸大败天宝将军,勇冠天下,无人可比,于是主动投降。李元霸入城,谓柴绍道:“长安虽然攻破,这代王杨侑怎么办呢?”柴绍大笑道:“不杀了他,那么唐王怎么做皇帝呢?”李元霸说道:“他一个十岁的孩子,你这样未免有些残忍。”柴绍说道:“四舅,你在战场上杀人无数,怎么这个时候反而怜悯了呢?”李元霸焦躁道:“李家和杨家是有姻亲血缘关系的,不管怎么样,这事都不应该我来做得。”柴绍大怒,摔门离去。李元霸见了,知道杨侑命不久矣,也不去搭理,吩咐薛万彻安定城内军民。
                起初,代王杨侑梦见一只白虎咬了他车驾的骖马,他杀了那只白虎,但心中很不高兴,于是觉得奇怪,就去问解梦的人。解梦人卜得卦辞说:“泾水水神在作怪。”杨侑就在望夷宫斋戒,想要祭祀泾水水神,并且把四匹白马沉入泾水。李渊造反,辛世雄虽然打了胜仗,杨侑还是派人以李家父子日益逼近长安的事谴责辛世雄。辛世雄听了,非常失落,却仍然坚守潼关。
                李元霸攻破长安,杨侑恐惧不安。柴绍听说了这件事,就暗中跟他的心腹大将张士贵、他的结义兄弟赵成商量说:“赵王不听劝谏,如今事态明了,他既希望唐王可以做皇帝,又不想杀害代王杨侑,这是十分愚蠢的。我想此事赶早不赶晚,不能一拖再拖了,不如就趁现在他没有反应过来,我们杀入皇宫,逼死杨侑,那个时候,赵王也就无话可说了。”赵成表示同意,但是张士贵认为,此事不应该由外臣亲力亲为,于是命令自己的女婿何宗宪将自己的军队交给柴绍指挥,然后吩咐长子张梦龙买通皇宫里的郎中令作内应,其他的事都不愿意参与。郎中令谎称有大盗,希望柴绍、赵成可以召集官吏发兵追捕。柴绍得到了伪造的手书,心中大喜,于是伙同赵成,带领唐兵一千二百多人在望夷宫殿门前,捆绑上卫令仆射,喝问道:“盗贼从这里进去了,你为什么不阻止呢?”卫令说道:“皇宫周围警卫哨所都有卫兵防守,十分严密,盗贼怎么敢进入宫中呢?”柴绍和赵成大怒,于是斩了卫令,带领唐兵,径直冲进去了,一边走一边射箭,郎官宦官大为吃惊,有的逃跑,有的格斗,格斗的就被杀死,被杀死的有几十人。
                郎中令和柴绍、赵成一同冲进去,用箭射中了代王的帷帐。代王很生气,召唤左右的人,左右的人都慌乱了不敢动手。旁边有一个宦官服侍着杨侑,不敢离开。杨侑进入内宫,对他说道:“您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如今到了现在这种地步,已经没有办法了!”宦官说道:”启禀王爷,为臣就是因为不敢说,才得以保住性命,如果之前说了,我们这班人早就都被他们杀个一干二净了,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呢?”柴绍眼见围住了杨侑,心中大喜,先回身一剑,劈死了郎中令,然后持剑走上前,大言不惭地说起了隋世祖明皇帝的罪状,道:“你父亲杨广骄横放纵、肆意诛杀,不讲道理,天下的人都背叛了大隋。我听人说:有什么样的父亲,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子,儿子都不是好人,何况是孙子呢?应该怎么办,希望你自己好好考虑!”代王说道:“我可以见赵王一面吗?”柴绍冷笑道:“如果可以见到赵王,那么为什么是我来呢?”杨侑说道:“我希望得到一个郡,做个王就可以。”柴绍还是不答应。杨侑又说道:“我只是希望做个万户侯。”柴绍依然不答应。杨侑又说道:“我愿意和妻子、儿女去做普通百姓,跟诸公子一样,难道这也不可以吗?”柴绍说道:“我是奉赵王之命,为天下人来诛杀你,你即使说了再多的话,我也不敢替你回报。”于是指挥士兵上前。杨侑说道:“是赵王要我死吗?”柴绍说道:“你已经要死了,知道了真相又有什么有呢?也罢,这不是赵王的意思,你现在可以死了吗?”杨侑闻言,长叹一声,泪如雨下,说道:“我是大隋的王爷,不应该身首异处,可以给我一杯毒酒吗?”柴绍大喜,说道:“你早这样说,我又何必亲自来呢?”于是命人准备毒酒,杨侑自杀身亡。正是:
                天下未偃兵,儒生预戎事。
                功劳安可问,且有忝官累。
                昔常以荒浪,不敢学为吏。
                况当在兵家,言之岂容易。
                忽然向三岭,境外为偏帅。
                时多尚矫诈,进退多欺贰。
                纵有一直方,则上似奸智。
                谁为明信者,能辨此劳畏。
                却说李元霸攻破长安,柴绍逼死杨侑,消息传到潼关,辛世雄大吃一惊,六神无主。左右说道:“现在长安被唐军攻破,我们的失败已经不可改变了。我知道将军是忠臣,一定不会选择投降。可是如今天下大乱,无数良民被反贼蛊惑,成了造反的贱民。我不希望潼关的百姓也走了反贼的道路,请求您打开城门,把全部的库存分给老百姓,让他们另谋出路罢!”辛世雄说道:“大局已定,就是你们不说,我又何必让老百姓和我一起赴死呢?”于是吩咐打开城门,拿出全部的库存,分配给老百姓。李世民听说了这件事,大喜,对姐姐平阳公主说道:“现在辛世雄打开城门,放百姓逃生,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一定要率军猛攻潼关。”公主说道:“这个计谋虽然不错,可是会有很多无辜的百姓因此丢掉性命。”李世民说道:“非也。现在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如果不牺牲这一小撮人,又会有多少人死在刀光剑影下呢?”于是率领六万大军,直扑潼关。辛世雄措手不及,急忙率领大军迎战。百姓因此大乱,有数千人死在乱军之中。辛世雄勇猛无双,唐军不是他的对手。隋军抱着必死的决心,虽然人数不多,却死战不退,唐军一时半刻没有讨到便宜。不料李元霸拿下了长安,留下柴绍镇守,自己和张士贵、薛万彻杀了回来,正赶上辛世雄和李世民大战。李元霸打叫一声:“呔!西府赵王爷爷在此!”一马当先,杀入军中,如入无人之境。辛世雄知道自己今日必死,大叫一声,催马上前,举起一对戟刀,劈面就砍。李元霸正在厮杀,措手不及,连忙把锤一扫,震得辛世雄双手流血,连退数十布。李元霸说道:“这辛世雄也能接我一锤,只是比起裴元庆还要差上许多。”辛世雄大怒,飞马上前,又是一招,李元霸又把锤一架,“啷当”一声,震得辛世雄虎口裂开,左手的戟刀飞了出去。李元霸说道:“辛世雄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你为什么还不投降?”辛世雄说道:“我就是死也不会投降你们这些反贼!”飞马上前,李元霸无奈,与他交手两个回合,把辛世雄的右手戟刀打飞。辛世雄知道不好,拔剑自杀。李元霸长叹一声,吩咐把尸首吊起来。隋军见主将已死,泣不成声,有的战死,有的自尽,无人投降。于是李世民占领了潼关和长安,正是:
                南康太守负才豪,五十如今未拥旄。
                早得一人知姓字,常闻三事说功劳。
                月明渡口漳江静,云散城头赣石高。
                郡政已成秋思远,闲吟应不问官曹。
                不表唐军攻克潼关、长安,再说王世充听说李渊打败了辛世雄,心中大惊,连忙率军猛攻临潼关,杀死守将袁丁。于是王世充控制了洛阳,李渊控制了长安。二人都不打算掩饰自己的野心,于是先后称帝。李渊定国号为“唐”,年号为“武德”。封长子李建成为皇太子,次子李世民为西府秦王,三子李元霸为赵王,四子李元吉为齐王。李道宗是李世民的堂弟,有大功劳,被李渊封为江夏王。长孙无忌官拜同中书门下,赐爵齐国公;张士贵被官拜左领军大将军,赐爵虢国公;薛万彻被官拜右武卫大将军,赐爵武安郡公;房玄龄官拜尚书左仆射,赐爵梁国公;褚遂良官拜尚书右仆射,赐爵河南郡公;杜如晦官拜吏部尚书,赐爵莱国公;萧瑀官拜户部尚书,赐爵宋国公;李靖官拜濮州刺史,赐爵卫国公,后来并入“武庙十哲”,一方面李靖武艺高强、精通道术,另一方面李靖兵法横贯古今,也值得称道。候君集
              爱小说www.penneysteamersandvacuum.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,大家喜欢就按 Ctrl+D 加下收藏吧,有你们的支持,让我们走得更远!
    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    精品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