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hhz93"><form id="hhz93"></form>

      <listing id="hhz93"><th id="hhz93"></th></listing>
          <meter id="hhz93"><noframes id="hhz93">
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hhz93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hz93"></ruby>
              爱小说

              第0135章 使徒还缺人吗?【新年求月票!】

              小说:我的孝心变质了 作者:打死不鸽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9:42
              爱小说(www.penneysteamersandvacuum.com)开通手机站了,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.ixs.cc 进行阅读,效果更好哦!
                混沌城东边,黑暗森林。
                密密麻麻足有百万头的炼气境鬣灵地鼠,围在一圈火焰的周围。
                火焰中间,俊子话说一半,忽然收到小雾的群聊消息,便开始转动着黑戒聊天,把陆平天撂在了一边。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看不到他手中的黑戒,总感觉这位失踪五百年的南门子师兄,有些古怪,仿佛密谋着什么大事。
                见他半天不说话,想开溜,又没力气开大跑路,只好主动问道:
                “南门子师兄如今在做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俊子扭头看了他一眼,欲言又止。
                据他刚才搜魂时的观察,陆平天似乎领悟了某种诡异的魔性,想要消除记忆太难,不能透露太多。
                “做什么还不能透露,叫我俊子就行了,这是我的新名字。”
                缺什么就起什么名字吗?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靠在树边,一边尽力恢复体力,一边问道:
                “师兄找萧然所为何事?”
                俊子蹲下身子,平视着陆平天,尽量不给他压力。
                “能和我说说他的功法么?不要误会,我不是想加害于他,只是单纯的对功法很感兴趣。”
                反正不是找他,陆平天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                仔细回忆与萧然的一战,结果想来想去,也没找出什么特异功法,徐徐叹了口气。
                “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功法,只是境界太高,非你我凡人所能及。”
                俊子见他也不像是在说谎。
                “隐藏实力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嘴上挂着血渍,目光却无比的平静。
                “无论是灵力,魂术,还是单纯的剑术,他所领悟的境界远超想象,总是以最简单的招式,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……或许不是他有意隐藏,只是我们境界太低看不到而已。”
                俊子赤眸微凝,看陆平天不像是在说谎,却神神叨叨一大堆,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                被洗脑了?
                这萧然到底是什么来头?
                正疑惑时,陆平天反问他。
                “师兄你加入使徒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俊子一惊,徐徐起身,侧过身去,负手寒立。
                “问的越多,死得越快,身为魔宗弟子,你该不会连这点都不明白吧?”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平心静气,眸子里闪烁着通透的红光。
                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
                俊子有种马上就了结他的冲动。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旋即又问: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使徒还缺人吗?魔宗的手段不足以让我看到那个男人的背影,我需要走一些特别的路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就你?
                俊子蓦的想起黑戒群之前大力培养的,其人潜力很高,对某些失传的上古功法有独到的领悟力,但最后还是败给了萧然。
                灵长类的计划已经开始,末法时代将加速坠落,没时间给这些年轻天骄成长了,他要的即战力,而不是潜力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是使徒的人,也不缺人,你现在的水平,连当我下手都不够格。”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也不气馁,面色平静道:
                “虽然斗不过南门子师兄,但我现在可比一般的道盟天骄还强,去道盟本部邢天阁、书院或诛冥府谋个高职,问题不大,而师兄的要求,却比道盟本部还高……你是想毁灭世界吗?”
                一双赤魔紧盯着陆平天,俊子忍住杀人的冲动,反而去出一枚黑色丹药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这里有一颗丹药,恰好是宗秩山银月真人所炼,吃了可以让你短时间内突破自我,但也可能随时会死,你自己选择,如果你吞了药,一个月后还死不了,我会来找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话毕,俊子将丹药仍在地上,遁空折叠离去。
                树下的一圈火焰很快熄灭了。
                地鼠兽潮向陆平天扑了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混沌城西边,黑暗森林。
                求仁君几人找不到陆平天,只好先去了混沌城,找白夜阁打探消息。
                白夜阁的情报系统非常厉害,线人遍布整个真灵大陆。
                求仁君花了点钱,还真找到了一条关于布条男的信息。
                信息十分简短。
                信息后面,还有详细的搜魂记录,情报得来的方式等。
                可惜,情报中并没有关于此人身份的信息,也不知此人所居之地,所属之组织,最近出现的地点等……
                就在求仁君几人感到寻人无望时,天魔剑忽然有了反应。
                “在东边!”
                几人立即离开混沌城,循剑来到东边的黑暗森林。
                在一片堆积成山的猎齿飞鼠尸体上,陆平天盘膝坐着。
                满身血纹弥补,丹田不但没有任何受伤,气海反而比之前更加澎湃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了!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事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那裹布条的人呢?”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咧嘴笑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“也不是外人,而是我宗五百年死去的南门子师兄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果然是他!”
                “师伯也猜到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求仁君急切的问道:
                “他为什么要抓你?”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笑笑。
                “他不是为了抓我,他的目的是萧然,而我这个圣魔宗天骄,连被坏人惦记的实力都没有。”
                求仁君又问: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身体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陆平天隐瞒了南门子给他丹药的事,只道: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二阶天魔之躯,杀不死我的冥兽兽潮,只能让我变得更强。”
                求仁君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                “强人强运,你两次遇到强敌,两次临战突破,圣魔宗的未来靠你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紫藤女伸出肢蔓,将鬣灵地鼠的尸山全部拖入了身体里,一边妖然道:
                “这次天骄大会开始有意思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宗秩山。
                百草峰。
                温泉谷。
                双休?
                萧然一口药水喷出去,兹了师伯一身。
               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转念一想才试探性的问道:
                “师伯说的双休……是指与师尊一起修行的意思吗?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抿嘴笑出了声。
                也没去擦拭沾湿胸口的药水,只是觉得萧然与月儿还真是天生一对,连喷水的位置都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“月儿是这么教你的吗?”
                萧然点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微微颔首,温柔笑着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              眉心的花印闪烁着暗红的光芒,一头柔顺的银发略带几丝凌乱,沾着雾水贴在了鬓角,更添一丝柔媚。
                她想好措辞。
                “月儿说的也没错,双休也算是一种修行,你们现在还只是初阶双休,后面还有高阶修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双休还分初级高阶殿堂?
                萧然一本正经的忍着笑。
                “这么说,我与师伯也算是初级双修了?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脸色一尬,泛起晕红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硬要算也可以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萧然一脸纯萌。
                “还能硬算?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忙岔开话题。
                “不管怎么样,现在你体内有了月儿的骨肉,你们的性命已经牢牢连在一起,再分不开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我有了师尊的骨肉?
                萧然差点吓懵了,转念一想才意识到师伯说的是血月之骨。
                “以后就算是为了世界,也不能负了她,知道吗?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语气郑重。
                系统绑定师尊永生不改,我想做负心汉也不行啊!
                萧然认真的点着头。
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遂运药力入水,润养着自身,也涤荡着萧然。
                不无好奇的问:
                “既然与月儿还没走到那一步,你哪来力量赢的陆平天?”
                萧然不假思索道:
                “是师伯的力量。”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柔眸一滞,端庄的秀脸上荡起一层潋滟的波光。
                以神识看了眼萧然的小腹,才明白他说的是药渣的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药渣你就说药渣,说的这么撩人干嘛,真是的。
                银月真人莞尔笑着褪去衣物,挥手升起水雾,略带娇嗔道: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嘴皮子这般撩人,还敢说不会追女孩子?”
                萧然正襟危坐,神识如炬,目不斜视。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弟子的一片孝心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            133章最高点赞者为,详见本段不鸽所留截图。
              爱小说www.penneysteamersandvacuum.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,大家喜欢就按 Ctrl+D 加下收藏吧,有你们的支持,让我们走得更远!
    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    精品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