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hhz93"><form id="hhz93"></form>

      <listing id="hhz93"><th id="hhz93"></th></listing>
          <meter id="hhz93"><noframes id="hhz93">
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hhz93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hz93"></ruby>
              爱小说

              第320章 不闻秽臭

              小说:香祖 作者:不问苍生问鬼神 更新时间:2021-01-02 16:10
              爱小说(www.penneysteamersandvacuum.com)开通手机站了,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.ixs.cc 进行阅读,效果更好哦!
                海姬美艳的面庞上露出一丝狐疑之色,下意识的嗅了嗅:“原来是从你身上飘出来的味道,怎么下了汙渊一趟,变成这样了?
                不过先辈们也的确有过洞中悟道的经历,难道你在里面潜得很深,有所感触而悟道?”
                海姬说这话有试探之意,李柃一时之间也不好解释。
                他对汙渊了解没有海姬深刻,但也知道,自己所抵达的十万八千丈是一个惊人的数字,肯定不该随意透露。
                “下汙渊悟道?确实如此,汙渊无底,触及的海底,是随每一人实际情况而转变,我也不知自己潜下了多深,但却似有顿悟之意。
                可能和我修炼的道途有关吧,身上呈现香道相关之异象。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一边说着,一边从水中飞了起来,落在石台上。
                “殿下,我如今已经从汙渊出来,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海姬道:“当然可以,下过汙渊而不受损者,都是我鲛人一族的朋友,我和我的族人们向来都欢迎朋友往来。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道:“那真是好极!请恕我直接,眼下北霄岛形势紧张,希望能尽快化干戈为玉帛,为两方谋福祉。”
                海姬略作沉吟,道:“好。”
                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,鲛人高层也是偏向于和谈的。
                她需要这个台阶下,北霄岛就给了她这个台阶。
                再加上李柃下汙渊一事,的确符合鲛人族的风俗和传统,赢得支持就顺理成章了。
                远处,一些鲛人被惊动,飞过来查看,面上带着讶异之色。
                她们也闻到了李柃身上散发的气味,这是一种奇异的幽香,乍闻起来像是兰花,但却意境深邃,悠远流长。
                此时此刻,李柃给她们的感受截然不同了,如若说,此前的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,看起来普通,辨识度不高,此刻便是洗尽表面污垢,抹去灰尘的明珠,耀眼而又光亮。
                他身上不仅带着令人心旷神怡的体香,还有以此为凭而形成的气质,如同香神感念,直透人心。
                类似惜生香那样,众鲛人的心志不由自主发生了为妙的变化。
                李柃把这些鲛人的面色尽收眼底,忽的心中微怔。
                “难道说,这就是我推算香道五重境地的空明香,也即是无垢之香?”
                在李柃的推演之中,众妙化香诀和整个香道分为五大层次,五重境界。
                其一为鼻根香,乃是大自然中普遍存在,可以为人鼻根鼻窍所接受的气味,因多从草木之物而来,又可称作妙树香。
                这种层次的香魄基本上都是现实中可以找到相应物质凭依,或者凡人也可以感知的存在,多为实体,亦是典型的顺风之香。
                其二为意识香,又可称之为善德香,这是一种心灵层面的映射和联想,也是人类与生俱来想象力的体现,堪称逆风之香。
                其三为通感香,又称静气香。
                这是余韵流风,香感的后劲,同时亦是一种鼻根关联其他知觉器官的通感能力的体现,也是香念之法和香神观想法的根基所在。
                其四为意根香,又名见性香,见性明心,其香自现。
                这是超越六识的我执之念,以此催化出来的香魄可顺可逆,虚实变化。
                李柃天生魂异,天生就处在极高层次,能够触及到这一层次。
                但在此之上,还有一大境界,始终无法触及。
                那就是空明清澄,无尘无垢之境。
                佛家曰无我,虚空,道家曰斩尸,归真,一切种种,炼虚合道之法,都有异曲而同工之妙。
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无垢香之所在。
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并非具体的香魄实质,而是一个分类,一个品种。
                李柃此前曾经和妱夫人讨论过的绝尘香,就是无垢之香的其中一种,典型的不沾因果,不惹尘埃。
                “难道说,我下汙渊经历水劫,洗消了过往附着在身的尘埃,所以才散发出真我的体香?”
                在这时候,李柃又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那些鲛人身上沾染了一些元气,忽的也泛起了奇异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    有少女清香,风韵熟美,有椰奶淡雅,有醇酒醉人……
                这是因着感知而生的人香。
                “奇怪了,这些人身上的气味怎么变得如此好闻?难道是被我的香气影响了?”
                他分明记得,这些鲛人身上气味不是这样的。
                常人并非只有一种气味,自身的性情本就多变,特质不显,无法保持纯粹。
                身上的衣物装饰,附近沾染的气味,甚至只是一时心情的变化,都有可能带来整体的改变。
                所有人香都是混合香,包括自己也有七情六欲,也在变化发展,从无例外。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我的感应再次蜕变,达到更深层次了,还是有别的什么奇妙反应?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海姬,不动声色的细嗅了一番。
                她身上也带着一股如同椰奶的淡淡幽香,是年轻美貌女子所具的女性香气。
                其魄类似月华,充满阴性和水元的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回去细谈。”海姬不知李柃在闻自己气味,对他发出邀请。
                “好!”李柃点了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回去路上,李柃又发现其他问题。
                沿途岛屿,花草树木散发植物清香。
                大海之中,海水礁石灵材各具药香。
                天地万物都散发出香魄,无形的香魄仿佛烟气袅袅,蒸腾四方。
                “不对……
                怎么会有这么多散溢香气的存在?
                连以前见过,确认没有香魄的,如今都析出来了,不具活性的,如今也活跃了!”
                他心带震惊,留心观察周遭事物,途径一些渊客乡凡民的生活场所,见海鸟捕食,杂草腐朽,杀生饮食,放火烧害,蒸煮熬炙……
                三十六物革囊臭处,锦绮罗谷,地狱剥裂炸烂,饿鬼饥渴饮食……
                粪秽脓血,畜生腥臊,病卧床席无人看视疮坏,大小便惴臭秽,死尸膖胀虫食烂坏……
                一切的一切,都被过滤,整个世界变得无比清新和美好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之意通香道,所有一切不洁皆被转化,香人间尘世万物,不闻一切腌臜秽臭!”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禀赋蜕变了,真正意义上的闻香不闻臭啊!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大为震惊,隐约有所明悟。
                这种现象并非没有渊源,他分明记得,卷二有言,时世有佛号栴檀窟,界名大香,劫名上香。
                尔时世尊於三百三十二万劫中,常以正法教诸声闻,时佛身上一一毛孔所出香气,遍满三千大千世界。
                尔时此界无有臭秽名,所有草木山河之属悉栴檀香,众生身香亦复如是。
                “尔时此界无有臭秽名,所有草木山河之属悉栴檀香,众生身香亦复如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心中默默品味着这句话,愈发确定,自己下过汙渊一趟之后,天赋异禀似乎产生了某种奇妙无比的变化!
                暂时还没有佛经上面所说,香遍三千大千世界的玄奇,但至少自身周遭,再也不闻秽臭了。
                直至此时,闻香天赋才能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闻香。
                这已经是一种法则层面的强制转化,所有一切腥秽恶臭靠近,都将被消解,中和。
                “便是维摩经中提及的众香国众香园,其界一切皆以香作,也莫过如此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感叹。
                但很快,他又注意到,那些腥秽恶臭其实仍然还在。
                因为自己离开之后,百余丈外,丝丝气味就又升腾,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。
                这实质,是自己身上散发的香气遮盖了万物,正如光源照射。
                光在之时,一切明亮,光不在时,便又重新陷入黑暗。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某种法域,力场?
                但凡法域,神国,佛国,洞天世界之流,动辄倾覆世界,宏大者甚至跨越诸界,无远弗届,从来没有只得周身数丈如此寒酸的。
                不过我的神魂出窍,法相变化都是因着天赋异禀而来,真实修为未至元婴,似乎不足为奇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花费了一番功夫来试验,发现它倒是可以自行外放或者收起,但那种由内而外不断散发的源头始终无法确定。
                这是法则层面的香念,正如下汙渊之时,感觉自己身躯和元神都消失的虚无状态。
                不久之后,海姬带着李柃回到黑石神殿,命人吹响海螺,召集鲛人高层。
                这一回,似乎是正式的征召之令,听到这螺声响起,四名同为妖王境界的鲛人族首领都赶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当中三名妖王都是成熟美艳的女子形象,蛇腰长发,极其闪耀,穿着和海姬风格相近的薄纱珠链。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位则是较为罕见的雄性鲛人,身材高大,威武雄壮,但却长着张仿佛化形失败的鱼脸,还有腮孔保留在两颊,较为丑陋。
                在各部族首领陆续到来之后,她宣布道:“李小友已经下过汙渊,经受住了考验!
                从此之后,他便是我鲛人一族的贵宾,各部族但有所遇,不得无礼!”
                鲛人们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尽皆应道:“是!”
                海姬道:“他向我提议,传令海荣退兵,与人族握手言和,不知各部首领意下如何?”
                到场首领其实早已有所准备,各自表态:“那就退兵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海荣自己的部族已经拼得损兵折将,再打下去,恐怕得大伤元气。”
                但那名雄性鲛人却有所担忧:“海荣也非无故寻衅,而是为了族人找去,若真如此虎头蛇尾,岂不是叫外人看轻了我族?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道:“这位妖王不必多虑,胆敢冒犯贵国者,始终只是个别利令智昏之辈,我此前便和公主殿下说过,鲛人族退兵,我们反而能够腾得出空来清查内部,倘若抓住真凶,必然清理门户,也会着实给贵国一个交代。”
                那雄性鲛人道:“李道友,此言当真?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道:“我为北霄岛来使,当无戏言。”
                雄性鲛人道:“那这样也行,这次战争,完全是因北霄岛上商会修士作恶而起,需当赔足我等出兵靡费,以及战损殒亡诸般开销,还有受害者家属和海荣部族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李柃明白,这些鲛人原则上已经愿意退兵,只是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,不打些秋风,着实说不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来此之前,北霄岛上那些修士们就已经商议过此事,料算到了会有条件。
                尚长老和特别交代了商会底线,以及完成谈判之后,能够分润出去的好处。
                简而言之,帮商会节省下越多预算,就能分润越多的好处。
                李柃自然要尽心尽力,帮四海商会省钱。
                但就在他打算以如簧巧舌滔滔雄辩,说服在场诸人时,忽的心中微动,心存友好纯良之念,以无形法域催动自身体香。
                如兰幽香,久而不觉,众人已经渐渐忽略,但实际上,却是充盈了在场每一个角落。
                远胜于惜消杀,亦或无胜香的兰香味润物无声,直渗众妖心灵。
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何不给我李柃一个面子,要和平,不要战争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“人妖两族自古以来多有友好往来,正所谓和爱礼敬,睦邻友好,以这些赔偿为条件,实在说不过去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“北霄岛也已经遭受了重创,损失惨重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没有丝毫辩论技巧,也不讲什么谈判方略,李柃所重者,都是感情。
                众鲛人听着,心生深以为然之意。
                “倒也是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李道友如此无私磊落,反倒显得我们龌龊了,趁机索要那么多,的确有些不好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都是朋友,这实在不应该呀!”
                人和人的气质不能一概而论,魅力亦如此。
                有些人天生魅力奇高,一言一行,一颦一笑,俱皆能够牵动人心,周身上下仿佛自带令人如沐春风的舒适之感。
                别说听其讲话了,就是看着,想着,念着,都觉得美好。
                更有那佳人美眷,心所慕之,见到就开心,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,也要摘下来满足。
                李柃如今就成为了鲛人一族的友人,言行之中,气质无双,充满着令人信服和倾慕的意味。
                就连此前曾对李柃凶神恶煞的大妖廉泃都歪着头,若有所思。
                这位人族的李道友,是越来越顺眼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自己此前真是鱼油蒙了心肝,竟然如此鲁莽对待。
                廉泃心有戚戚焉,盘算着是否要找个机会私下里道歉,联络一下感情。
              爱小说www.penneysteamersandvacuum.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,大家喜欢就按 Ctrl+D 加下收藏吧,有你们的支持,让我们走得更远!
    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    精品视频